行業新聞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4年虧損50億,萬店快時尚“拉夏貝爾”大逃亡

來源:蘇州YKK拉鏈??????2022/6/16 9:25:52??????點擊:

YKK拉鏈 www.tl863.com】誰曾想,即使手握萬店規模的拉夏貝爾,也來到“退市”邊緣。

  拉夏貝爾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監管的《關于新疆拉夏貝爾服飾股份有限公司終止上市相關事項的監管工作函》。

  據該文件顯示拉夏貝爾已經觸及終止上市條件,自331日開市起停牌,這意味著拉夏貝爾擬終止上市。

  拉夏貝爾在巔 峰時門店數曾高達9269家,后在此后三年中驟降至300家。

  2018年,拉夏貝爾發布財報虧損為1.6億元,在此后三年中拉夏貝爾虧損進一步擴大,頻頻發布“退市風 險”預警。

  2021年,拉夏貝爾被四家債權人申請破產結算,現如今即將黯然退市。

  那么拉夏貝爾是如何從萬店規模跌落至今?被譽為“中國版ZARA”的拉夏貝爾又有哪些商業手段?遺憾退場最終原因來自哪里?

  1、農民企業,來到懸崖邊緣

  2022331日,拉夏貝爾發布2021年財報,公司營收為4.3億元,同比下滑76.36%,虧損8.21億元,這是拉夏貝爾連續虧損的第四年。

  而在此前幾年中,關于拉夏貝爾要破產的消息在社交媒體上甚囂塵上。

  可曾想,拉夏貝爾曾經也是萬店規模的民族品牌。

  1992年,出生在福建南平的農民家庭的邢加興剛滿二十歲。

  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邢加興報名了職業培訓學校的服裝設計專業,在此后的四年中,邢加興在福州蘇菲時裝有限公司任職,隨后辭職去北京服裝學院深造。

  此時的福建服裝業發展如火如荼,安踏、皮克、七匹狼等品牌逐漸涌現。

  1998年,27歲的邢加興準備創業,這一年拉夏貝爾與幾個老板共同創辦服裝品牌拉夏貝爾(La Chapelle)。

  拉夏貝爾自創辦之后,多有“賭徒”風范,那就是瘋狂開店。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拉夏貝爾在創辦之后的十年中,共開出600多家店,僅在2010年,拉夏貝爾就新開300多家門店。

  在資本的加持下,2011年,拉夏貝爾門店數高達1841家,并在2012年申請A股上市,在上市被拒的情況下。

  拉夏貝爾繼續高歌猛進,并且以“多品牌、直營為主”將旗下品牌富集超20個,并在2013年拿到高盛的3億投資之后,將門店數增至5384家。

  2014年,拉夏貝爾在港交所IPO,2017年,拉夏貝爾在兩次沖擊A股上市失敗之后,第三次IPO成功,成為國內首家“A+H股”上市的服裝企業,市值高達120億元。

  這一年,拉夏貝爾門店數達到頂峰9448家,實現了自己的高光時刻。

  2、流水的董事長,困于資本運作

  擴張、收購、投資……

  拉夏貝爾將募集資金幾乎用來門店擴張和品牌拓展,試圖打造“中國版ZARA”,一陣操作之后,至2017年年底,拉夏貝爾A股股價來到最 高點30.62元,而在停盤前,拉夏貝爾股價為1.05元,跌幅達97%。

  2018年,拉夏貝爾營收超百億。

  但百億營收背后的是由于快速擴張帶來的人員管理、租金成本、草率的選址和門店鋪設,使得拉夏貝爾在百億營收之下卻迎來首 次虧損,凈利 潤為-1.6億元。

  2019-2021年,拉夏貝爾繼續虧損,并在疫情等多方影響下,虧損進一步擴大,分別虧損21.66億元、18.41億元、8.21億元,在這四年中,累計虧損49.87億。

  在虧損后期,拉夏貝爾不得不變賣資產,“斷臂求生”。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自2019年開始,拉夏貝爾共關閉4391家門店,占國內門店數量的47.37%。

  除此之外,拉夏貝爾也陸續出售旗下品牌、辦公大樓、倉庫。2019年末,拉夏貝爾負債率就已經高達85.59%,實控人邢加興股票也被凍結。

  虧損兩年后,20202月,創始人邢加興遞交辭職報告,并提名陸爾穗接任,在協商未果之后,邢加興提名段學峰,后段雪峰被選舉為拉夏貝爾董事長,不論是陸爾穗還是段雪峰都極其擅長資本運作。

  在七個月后,邢加興提議罷免段雪峰董事長職位,并在20211月,段雪峰辭職,張瑩被推舉為新董事長,一個月后,張瑩辭職,拉夏貝爾老將吳金接任。

  20213月,邢加興股票解禁,文盛資產接盤旗下股票成為拉夏貝爾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近20%。同年五月,吳金也遞交辭呈,文盛資產張鑫“上位”。

  人事頻繁變動之下,拉夏貝爾在公司經營和資本債務方面愈加艱難,債務問題仍未得到解決。

  3、品牌受的傷,從哪里找解藥?

  截至當前,拉夏貝爾累計涉及未決訴訟案件涉案金額約為4.63億元,涉及已決訴訟案件尚未執行金額約為19.7億元。

  旗下145個銀行賬戶也被凍結,凍結金額約為1.09億元,17家子公司股權也被凍結,合計權 益約為10.76億元。

  拉夏貝爾表示,公司將借助文盛、海通等資源和優勢,通過業務優化重整,重新提升公司信用和融資能力。

  資本運作多年,拉夏貝爾卻忽視了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品牌本身。

  早在最開始擴張之時,拉夏貝爾與眾多國內外快時尚品牌門店一樣,注重產品的款式更新“快”,主打基本、時尚款潮流,并未對品牌做較多塑造。

  而隨著Z世代的逐漸長成,對品牌、潮流文化的追捧讓安踏、李寧、回力等一眾品牌煥發第二春,在強調時尚的同時,塑造品牌文化、潮流文化,開展品牌聯名、開啟線上營銷,尋求代言、引進亞文化圈層元素,許多潮牌也由此有了立足之地。

  快時尚品牌在早些年并未有太多品牌傾注,往往將重心埋在“快”字之上,一如國產品牌美特斯邦威均有不同程度的錯失。

  國外快時尚品牌也面臨著如此尷尬的局面。

  今年年初,同屬于ZARA母公司Inditex集團的Bershka,PullBearStradivarius宣布將在2021年中前關閉在中國的所有實體門店。

  在疫情的壓力下,GAP旗下的Old Navy也頂不住壓力離開中國市場,C&A出售了中國業務,Superdry放棄中國市場,Mango暫停中國市場開店計劃。20218月,美國快時尚品牌Urban Outfitters宣布關閉天貓店鋪。

  即使是HM和優衣庫也迎來明顯的業績萎靡狀態。

  當然,以上品牌并非完全是企業本身,只是在快時尚大環境下行之下,重營銷、重渠道,輕品牌、輕研發的拉夏貝爾們常有此隱患。

  在粗放發展之時,品牌的供應鏈、產品運營等往往會被渠道擴張帶來的收入增加給淹沒,但當品牌進入精細化運營之后,人工成本、管理成本、坪效提升等將會形成頑疾,最終迎來惡果。

  如今的拉夏貝爾資不抵債,但好在其仍然保留了港股的融資通道,不會對公司經營產生直接影響。但在瞬息萬變的品牌迭代大潮中,本就存在感不強的拉夏貝爾,還有多少時間?

  據天眼查顯示,拉夏貝爾對標的全球快時尚老大Zara門店為1975家(截至2021Q3),H&M4721家(截至20222月底),優衣庫約為2260家(截至2020年)。

  即使被稱作“中國版ZARA”,拉夏貝爾想要解決債務危機趕上ZARA,更加遙遙無期。

  更何況,ZARA如今也身陷囹圄。YKK金屬拉鏈,上海YKK拉鏈,南京YKK樹脂拉鏈,,SAB拉鏈,,YCC拉鏈。SBS拉鏈。

屁屁草草影院ccyycom_亚洲chinese猛男gv自慰_在线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_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18禁无码动漫_三级三级三级a级全黄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